?

秋天的码头抒情散文

时间:2021-09-27 11:04 来源:原创 作者:陈倩倩 阅读:

陈倩倩

 

秋,就这么来了。

沉寂了四个月的渔港又开始变得热闹。

汽车刚驶进码头,夹杂着浓烈鲜腥味的海风便扑面而来。夕阳的余晖洒在一望无垠的大海上,金光熠熠,给蓝色的海面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。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礁石,无声地诉说着一个个古老的渔村传说。

抬眼望去,岸边停靠着密密麻麻满载而归的小渔船。顺着围栏拾级而下,就来到了码头的渔市,与辽阔的海平面相比,这里又是一番别样的景象。渔市依港口而建,不算宽的过道两旁,摆满了鱼虾海货,种类繁多,有皮皮虾、基围虾、乌鱼仔、螃蟹、海螺、花甲、海蛎子、黑鱼、刀鱼、小花鱼以及各式叫不出名字的小海鲜,玲琅满目,应有尽有。

小摊贩的叫卖声、吆喝声此起彼伏,不绝于耳:“新鲜的小虾,走过路过不要错过,绝对新鲜。”、“看一看,瞧一瞧,刚捞上来的鱼,肉质肥美鲜嫩。”每一个摊位前都摆着不下五种海鲜,鱼儿鼓着腮在水里摇头摆尾,花甲一开一合吐着小泡泡,螃蟹甩着两个大钳子“横行霸道”,时不时还会有顽皮的小虾活蹦乱跳地窜到顾客脚下,拦住他们的去路。刚一卖完,等在岸边的渔夫会立马从船上搬下几筐作为补充。采买的人比肩接踵,络绎不绝,边走边买,一条路走到头,手里不知不觉已经拎满了战利品。

犹记得小时候,吃海鲜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,只有过年过节才能在餐桌上看到鱼虾。而最开心的莫过于和爸爸一起去渔市,每到一个摊位前,爸爸都会耐心告诉我每种海鲜的名字以及做法,大手拉着小手,一路走走停停,挑挑选选。无论买了什么,买了多少,最后都会买一条鱼。因为在北方,尤其是临海的城市,无论条件如何,年节的餐桌上一定要有鱼,象征着“年年有余”,以期来年生活富足,吉祥如意。

北方人吃鱼,一般以重口为主,红烧、酱焖和糖醋是常见的做法。一条鱼洗净,去掉鱼鳃和内脏,将鱼鳍和鱼尾剪掉,用刀在鱼身的两面切一些斜刀口,再将鱼身擦干。大锅里放上几滴油,待油温热,把鱼放入锅中。鱼一下锅,锅里的油就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,吓得我们几个看热闹的孩子连连后退。等鱼煎至两面金黄,立马盛出来。接着在锅里滴上几滴油,放入葱花、姜末和蒜蓉爆炒,炒出香味时,倒入适量的醋、老抽、糖和盐,再加些水烧汤。汤烧好后,把煎好的鱼倒入锅中,用小火慢煨,最后用大火收汤装盘,撒上几粒香菜点缀,一盘美味的焖鱼就做好了。鱼一上桌,立马就被早早等在餐桌边的小馋猫们洗劫一空,甚至连汤也不放过,蘸馒头,拌米饭,都是一等一的美味。

虾和花甲的做法则不同,一般以清蒸为主,保留原汁原味的鲜,蘸上酱油,吃一口,满嘴的鲜香。

那时候物价便宜,几十块钱就能买一大包海鲜,够一家人过一个富足年。现在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,吃海鲜已经成了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,但是却少了往日的那份热闹和温情。

鱼筐哐当哐当的碰撞声将我的思绪从远方拉了回来,才惊觉原来天色已晚,小贩们开始收摊回家了,岸边的小船也渐渐少了。不自觉想起李珣的那句:“渔市散,渡船稀,越南云树望中微。”

夕阳斜下,渔市又恢复了宁静。


 

 

 

?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发表评论
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1
爱情诗歌
德扑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