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何玉兴:问到深处是权利世事杂谈

时间:2021-09-27 11:06 来源:原创 作者:醉色染红颜 阅读:

何玉兴:问到深处是权利

 

 

 

小妹好!

 

谢谢你的信赖,荣幸且不安。

 

你敏锐的思考,触碰到敏感的七寸:权利。

刺破表象,问到深处是权利。文明社会,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基础。

没有权利,没有权利制约权力,所谓自由、幸福、平等、正义、尊严等等美好的一切,都是海市蜃楼。

 

洛克《政府论》:人类从自然状态里走出来进入契约社会,必然把人的一部分权利交给政府。但,人的三个基本权利不能交,即生命、财产、自由。

 

很多时代,某些国度,这三个基本权利,压根儿就没有拥有过,何谈交出?

 

孟德斯鸠《论法的精神》:“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走向滥用权力,这是一条千古不变的经验。”

 

约克勋爵:“权力产生腐败,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。”

 

《休谟政治论文选》:设计任何政府体制和确定该体制中的若干制约、监控机构时,必须把每个成员都设想为无赖之徒,并设想他的一切作为都是为了谋求私利,别无其他目标。休谟的无赖假定,最大限度地减少无赖。

 

《联邦党人文集》中,美国宪法之父麦迪逊认为:如果人都是天使,就不需要任何政府了;如果是天使统治人,就不需要对政治有外来的或内在的控制了。

 

伯林《自由论》强调:捍卫权利,制约权力,绝对的权利拒绝非人性的举动。具体讲,只有权利,而非权力,才能被视为绝对的,从而使得所有人,不管什么样的权力统治着他们,都有绝对的权利拒绝非人性的举动。

 

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。鲁迅先生说:“皇帝一自觉自己的无上威权,这就难办了。既然‘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’,他就胡闹起来。”

 

统治者的无上权威,不仅控制了所有的资源,连小命都捏在人家手里。

 

生存是压倒性的。要想活下去,只能当奴隶;要想活得好一些,只能当奴才。

 

拥有无上权威的统治者基本上都在胡闹,但可怜的国人,却把好日子寄托在好皇帝和清官身上,把伸张正义寄托在青天大老爷身上,而不是努力争取自己的权利,而不是努力捍卫自己的权利。

 

1215年英国《大宪章》以来,西方的人权史,就是一部波澜壮阔的斗争史。

 

耶林的《为权利而斗争》,虽然是本小册子,但影响巨大。为权利而斗争,就是为法律而斗争,法律是权利的主观抽象,权利是法律的客观具体。

 

耶林强调,为权利而斗争,人人有责:“法律和正义在一个国家成长发育,不仅仅是通过法官持续地坐在其椅子上待命,警察局派出密探,而且是每一个人必须为此做出自己的贡献,每一个人有使命和义务,当任意妄为和无法无天的九头蛇敢于出洞时,就踩扁它的头。”

 

国人呢?不仅自己不出头去踩九头蛇,不仅不敬重敢于踩九头蛇的勇士,还要嘲笑、出卖、污名化这样的勇士。

 

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,久而久之,勇于为权利而斗争的人,就越来越少了。

 

不好意思啊小妹,越说越沮丧了。

 

希望的亮,还是有的,尽管,如寒风中摇曳的烛光。

 

不早了,先聊到这里吧,供参考。

 

玉兴2021-9-6晚

?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发表评论
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1
爱情诗歌
德扑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