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月下草虫抒情散文

时间:2021-09-10 10:03 来源:原创 作者:饶尧 阅读:

饶尧

 

 

立秋过后,早晚的暑热明显减弱,凉爽的风一寸一寸地生长,落叶一片一片地堆积,秋虫踩着节令适时而至。

秋风中,星月下,凝神细听,就有此起彼伏的虫鸣。听,唧唧唧,吱吱吱,时而凄切,时而婉转,时而急促,时而缠绵,这般美妙的乐曲在喧嚣的白天是听不到的,需在月下方可聆听。古人云“以虫鸣秋”,虫鸣是秋天的天籁,无论是长吟还是低唱,无论是洪亮还是低沉,它恰似如水的月光一般清亮,需得有一颗温柔的心静静地听,匆匆而过是感觉不到的。听秋虫在月下长鸣,仿佛在听琴师轻弹柔美的音乐,仿佛在听文人吟诵悠长的诗章,仿佛在听法师讲解精深的心经,内心会随之变得辽远而绵长。多少游子、多少思妇、多少孤客在同一星空下共同听这近乎天籁的乐音呢?

白露前后,月明之夜,这虫鸣更加欢快了,它们的吟唱从不停息,声音是那么密集而热烈。然而,最奇妙的是:正是这热闹的虫鸣烘托了夜的静谧。有人说生命的美态在于动与静的收放,那这些小小的虫子应该是这天地间最美丽的小生命了吧,它们这些闹中取静的声音安抚了多少驿动的心啊。

暗窗下,深草里,伫足谛听,就有着切切喓喓的虫鸣。诗云: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秋虫是跳跃在草尖上的生物。秋草恣意地生长,草丛中蕴藏了虫,而虫的鸣叫泄露了它潜身的秘密。叶圣陶因为蜗居在钢筋丛林的楼房,慨叹在没有秋虫的地方何处寻觅乡愁。秋虫声处总让人想到故乡,想到那泥瓦房畔的梧桐树,想到那庭院一隅的墙角石缝,想到那月下篱笆间的树影花丛,想到那苍茫山野里稀疏的茅屋与葱郁的草木,在乡间随处一站,哪里都是安放秋虫的好去处。只有村庄里的秋虫才吟唱得最美妙,最欢畅。我在想,这些虫子为何要这么不辞辛劳地夜夜长鸣呢?或许它们是在呼朋引伴吧,或许是在唱着劳动的号子吧,或许是在朗诵诗篇吧,或许是在表达着它们的欢愉吧。总之,它们的生命好繁华呀!

我知道,很多虫子的生命仅止于夏秋两季。我很诧异,这些小小的虫子竟然有如此热情,用它们的歌喉去唱响那么短暂的生命。它们的精神世界是多么宽广啊!不知那些红尘里疲于钻营算计的人们,是否听过这么美妙的乐音?不知那些整日长吁短叹、抑郁寡欢的人们是否听过这么热烈的乐音?这些虫子的歌唱,能唤起人们感知秋之来临的心灵吗?能唤起人们展望每一个日出的热情吗?

窗外,月色朦胧,一声裂帛般的声响起,接着一声声、一阵阵的虫鸣,如同一曲安神的小夜曲,我将枕着它入我丰富的梦乡里。伴我入梦的有月下草丛中的那一群丰沛的小生命。



 

 

 

?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发表评论
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1
爱情诗歌
德扑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