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钱穆先生:孔子应事之态度人生

时间:2021-06-03 11:03 来源:原创 作者:红颜泪为谁 阅读:

 

编者按

孔子之圣,追诸亘古而未有,求之来世而不再。自孔子以来两千五百年,鲜有不学孔子者。

 

钱先生一生极力推崇孔子,与孔子相关的著述甚多,由此可见钱先生为人与治学的宗主。

 

本文节选自钱穆先生《四书释义·论语要略》,题目为编者扩加,特此摘录,以飨读者。

文/钱穆先生

子绝四:毋意,毋必,毋固,毋我。(《子罕》)

 

:臆度。:期必。:执滞。:私己。

 

此写孔子性格之流行而圆通也。故孟子曰:“孔子,圣之时者也。”正指其性格性格之流行圆通而言。然自与乡愿之同流俗合污世者不同,复与长沮、桀溺辈知其不可则已者有辩。此则孔子性格之所以为大。而有“莫我知”之叹也。

 

子之所慎:齐、战、疾。(《述而》)

 

祭如在。祭神,如神在。子曰:“吾不与祭,如不祭。”(《八佾》)

 

凡此皆记孔子临事笃慎之处,皆孔子性情之深厚处也。

 

孔子日常生活,具如上述。此外尚有记孔子居乡党朝廷,及其衣食琐节,载于《论语》,亦可见孔子日常精神之一斑。

 

然以时代关系,在今日视之,已无详考深论之必要,此不更举。即据上述,而知孔子日常之生活,盖为一极富情感而又极守规范之生活也。

 

凡人富于情感者,每每一往无前,有逾越规范之虑;而其谨守规辙者,则又摹拟依仿,转失真情;惟孔子为得内外之调和焉

?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发表评论
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1
爱情诗歌
德扑圈